戏棚子下的童年(图)

发布日期:2021-09-14 08:23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舞台布幕缓缓闭起,光线渐渐暗淡,硬木梆子击节声音由慢变快,急促处戛然而止,而后锣鼓声似乎从远处传来,发音高亢、嘹亮的唢呐随即响起,清新动听的竹笛音韵与委婉浑厚的二弦旋律相伴而来,台上灯光徐徐明亮起来,一场上演着悲欢离合的闽南戏剧,伴随着台下观众欢呼及掌声拉开了帷幕。

  小时候,闽南乡村每逢喜庆节日必请戏班演戏,上至金莲升高甲剧团,下到地方小剧团,只要他们一进村搭台,真的有点普天同庆的架势与氛围。小伙伴们提前拿着破草席在台下占领有利位置,而且怕被别人挪位还得轮番看守,有时被别人戗占先机了,不仅会无心看戏还会懊恼好几天。

  如今信息技术高速发展,文化与媒体瞬间更新即变,人们可以得到的视觉盛宴无所不在,小时候时常见到的戏剧即使在农村也濒临灭绝。记忆中耳熟能详的剧目有高甲戏的《春草闯堂》《连升三级》《桃花搭渡》《管甫送》《狸猫换太子》及梨园戏《陈三五娘》《郑元和》《董永》《吕蒙正》《高文举》等,剧剧深入人心。尤其是《陈三五娘》更是久演不衰,深受晋江观众欢迎。该剧是一个广泛流传于闽南文化圈的美丽传说,始于历史故事,后来演化为戏曲,戏曲故事又使民间传说更富有传奇色彩。戏说泉州书生陈三随兄嫂广南赴任,路经潮州,元宵游园时邂逅黄九郎之女黄五娘,一见钟情,决意求婚,几经曲折,终成眷属。戏里病中的陈三一段曲调热情高雅的《因送哥嫂》,亲切动人,清远幽香,把陈三喜悲交集、感情的起起落落表达得淋漓尽致,也让该曲成为短相思的一支代表作,在闽南地区广为传唱。

  说到闽南戏剧不能不说金字招牌的金莲升高甲剧团,据说其前身是“天福兴”高甲戏班,早年该班重新改组,老班主大嶝岛人谢天造和金门、同安莲河的创立者们,取“金门”之“金”字、同安莲河镇之“莲”字,加上以示吉祥的“升”字,取名“金莲升”。该团名伶辈出,行当齐全,剧目丰富,在闽南一带久享盛誉。一般演出数晚时,金莲升高甲剧团一定最后一晚压轴出场,人们也将观看其演出作为最高精神享受与谈资。

  其实,那时候的孩子们根本体会不了万人空巷的盛景,也大都看不懂戏里的恩怨情仇,顶多也只是凑热闹来消磨单调的生活。当然有的人物扮相还是深入孩子们心窝的,印象中最想看的都是表演极具独创性的丑角,他们大都扮演家丁丑一类小人物,表情诙谐有趣,语调高低幽默,手势变化诡异,体态轻佻夸张,惟妙惟萧。本地就有绰号“萧罗溪”的名角柯贤溪,以反串女丑称绝,饮誉东南亚华侨聚居地,素有“闽南第一丑”之称的表演艺术家。

  要说最能挑动孩子视觉与味觉神经的,当仁不让是戏台边上的小吃与零食,戏台搭棚时也是他们入驻的好时机,炸菜粿、牛肉羹、甘蔗、铛铛糖(一种麦芽制作的糖品)、花生仁汤等摊位一字排开,摇着铜铃的卖冰棍小孩在各个角落来回穿梭、吆喝。煎炸声、腾腾热气与叫卖声夹杂在每个剧情细节中,整个露天小剧场更像是民间大杂烩,我们会假装看着台上演员表演,其实是闻着香味,心里想着各摊美味小吃。当然,能够在戏棚下好好地小嘬一碗极为少数,更多的是等来快要融化的贱卖冰棍,有时要用冰棍纸包着吃,都说嘴馋的孩子不挑食,比较容易满足,一支三分钱的冰棍足以让我回味了一晚上。

  再美的脸谱、再悬的故事、再甜的唱腔也会曲终人散,耳边婉转起伏、深涵细柔的流风余韵却是久久不绝。如今,戏棚下孩子们欢呼雀跃的场面总是挥之不去、难以忘怀,一种童年的精神食粮如同高潮迭起、扣人心弦的剧情,深深扎入天真、幼小的心灵,每一条生命叶脉时常都在随之悸动、沸腾。香港内部精准六肖王冫r